1. 明明就这样 | 实现财富自由之路 | 创业笔记 | 投资理财 | 精力管理 | 恋爱技巧 | 认知升级 | 小明爱学习首页
  2. 明明就这样

梁建章:应该取消中考-避免过早教育分层

梁建章,中考,教育分层,高考,

之前一篇简文我简单说了下中国高考与中考,其中提到其实中国的年轻人人生中第一次至关重要的命运转折点是中考,在16-7岁的时候就被划拨到了另一条赛道上,其实当时我没有细聊的是,想当年我虽然也考取了高中,本市的第二中学,但是因为年少无知,选择了休学,然后走上了自考道路,我想说的是,16-7岁就把一个懵懂无知的年轻人从一条重要赛道上赶下来,其实是有一点不人道的,或者说有点缺德的,上次不敢说,这次有大佬的文章撑腰我也就说了,上次的原文如下:

从高考谈阶层分化

今天在看一本关于女权主义的书籍的时候,看到关于生育率的话题,然后我就去百度了下,了解相关数据,然后梁建章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我知道梁建章是携程的联合创始人,对,就是和沈南鹏一起创业的男人(在1982年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上,这两个数学“神童”同时获奖,那个时候沈南鹏15岁,梁建章14岁),这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不得了,梁建章还是一个经济学研究教授!天才就是天才!

今天当然不是谈梁建章的哈!

我是在6月30号发表关于中考的论点的,没想到,大佬早在6月28日就发表了文章,具体阐述了建议:应该取消中考-避免过早教育分层

文章中提到的取消补课的议题,我也是很赞同的,我在很久以前的韩国电影《寄生虫》中谈阶层固化的时候就说到,穷人因为穷上不起补习班,有钱人可以直接请家教,所以,取消课外补习能解决根本问题吗?让我们看梁建章教授的原文。

下面是文章原文:

最近教育部推出了限制校外培训机构的新政,据说目的是降低课外培训的成本,从而降低育儿成本,进而提高低迷的生育率。的确,降低育儿成本和提升生育率都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但也有不少学者对于限制补课的新规效果表示质疑。如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熊丙奇指出,如果不能改变当前教育唯分数论的取向,那么补课的需求就不会消失,只是可能转为地下。韩国多年以前也曾禁止补课,结果却是补课活动演变为“地下活动”,导致只有少数有钱人才能负担起一对一的上门服务,一般中产阶级的补课需求则得不到满足,由此产生了大量反对声音,导致“禁补令”后来不得不被取消。以至于现在,韩国的补课成本依然居高不下。


教育过度无效投入的确是非常巨大的社会浪费,但禁止补课却只是治标不治本。因为在现行的高考制度下,无论对于高校、家长还是社会来说,唯分数论才是最理性的选择。既然高考把学生分成了几个层级,大学就会理性地按照高考分数来掐尖,再往后,企业也会理性地用大学招牌(实质还是比较高考成绩)来鉴别学生,于是,学生家长也就理性地把考试作为学习的最重要目的,据此进行教育领域内的军备竞赛。从局部来看,每个学生家长,大学和企业似乎都是理性的,但站在整个社会的高度,却发现因此造成了大量无效的应试教育。如果不改高考制度,只是靠行政命令来禁止补课,其实是在跟各方的理性选择作对,其代价和难度都非常巨大。


对于学生进行分层是必然要做的事情,因为学生终究要走向社会,不同岗位需要匹配不同能力的学生,考试则是最有效的鉴别能力的方式。所以,通过考试来分层不可避免,但过早分层却会造成严重后果。


中国社会现在对于学生的分层,不仅出现在大学入学阶段,更是提前蔓延到了基础教育的各个阶段。中考成了高中入学的分层考试,于是家长就开始为备战中考而补课。有些地方在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也开始考试分层,于是学生和家长又需要为进重点初中、重点小学补课。于是教育分层变得越来越早,导致教育无效投入与浪费。


由此可见,这些窘境的根本问题在于过早的教育分层。教育分层在历史上曾具有的积极作用,就是把稀缺的资源匹配给优秀的学生。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包括在几十年前的中国,大学教育甚至是高中资源都是稀缺的。要把这些稀缺教育资源匹配给最优秀的学生,就必须在大学和高中的入学阶段进行筛选,于是出现了高考和中考。但现在的高中和大学教育资源已经不再稀缺,高考和中考存在的必要性已经大不如前,过早分层的积极意义远不及当年,反而是暴露出因此产生的种种弊端。


政策建议:取消中考


首先应该取消高中择校分层考试,也就是取消中考。因为现在的高中教学资源并不稀缺,高中教育完全可以标准化和网络化,缩小重点高中和一般高中的教学质量差距。取消中考后,重点高中不能掐尖生源,实行了中学阶段教育资源的均等化。实际上,在更低年级的基础教育阶段,教育部已经逐步取消了重点小学和重点初中,也取消了相对应的小升初考试,录取主要采取抽签方式,老师也在不同学校之间进行轮岗,这就最大限度地实现了教育资源和生源的均等化。既然小升初可以拒绝分层考试,那么只要高中资源不稀缺,也完全可以拒绝中考。由此带来的最大好处,当然就是减轻了择校的压力,也为学生们节省了一年专门复习备战中考的时间。


也许有人会说,虽然高中资源不稀缺,但我们不需要那么多大学生,也不需要那么多高中生,所以有必要在高中阶段就筛选掉资质差的学生,让他们走职业教育的通道,而不要去考大学。而我认为,既然现在大学资源已经不再稀缺,就应该普及大学教育


虽然学生的工作可能不需要大学的课程,但是为了未来可能的晋升机会,以及成为一位更好的公民和家庭成员,也有必要普及大学通识教育。对于这个问题,我在上一篇文章《为什么应该普及大学通识教育》已有相应论述。
又有人会担心,如果一个学校的学生质量参差不齐,会不会影响教育质量。在我看来,只要课程能够较好地实现标准化,就不会出现担心的这个问题。让所谓的好学生和差生在一起接受教育,完全也可能产生积极效果,那就是曾被认为是“差生”的孩子,同样获得更好的上升机会,进而促进社会流动性。而对好学生来说,也可能从生源的多样性中获益,对于整个社会会有更加全面的认识。试想一下,如果在一所重点中学里,所有同学都是清一色的富家子弟,其成长环境与社会真实环境严重脱节,对于这些孩子其实也不是理想的成长环境。


引文完

明明补充:其实取消中考,让大家都去读大学,带来的一个负面现象可能就是像韩国电影《寄生虫》中描述的一样,以后保安和出租车司机都会是大学生,毕竟遍地大学生嘛!更何况现在送外卖的大学生也不少!

原文链接:梁建章:应该取消中考-避免过早教育分层

梁建章:应该取消中考-避免过早教育分层

文章编辑整理:明明就这样

转载请注明出处:www.mmjust.cn

圈子决定命运,副业赚钱就选微创业社群

原创文章,作者:mmjustc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mjust.cn/archives/11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